果然,两天后,杨同光真的把那两人找到了。

傅言连夜赶去了h市,薄暮年听到这个消息,也连夜跟着过去。

而此时,距离沈初始终,已经过去十一天的时间了。

杨鹏和杨文两人没想到自己都躲回村子里面了,都能被人找出来,大半夜的,院子里面的狗叫得凶。

为了躲人,两人特意选了间家里面的老房子住,四周的邻居都搬走了,也就剩下那么一两个留守村子的老人。

傅言和薄暮年领着人闯进去的时候,杨鹏和杨文两人还是懵的,被手电筒的光晃了眼睛,两人瞬间就清醒过来了。

杨文年纪轻,这种事情也就干了两次,看到这么多人找上门,腿一下子就软了。

杨鹏是个老手,面上倒也还算镇定,只是看着这么多人,他也虚。

四周空旷无人,全都是废弃的屋子,杨鹏和杨文也算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。

没人管他们,傅言和薄暮年两人一点点地磨,天还没有亮,两人就招了。

“我说!我说!那女人是在铜县跑掉的,大概是233省道那一段,那一片的山,当时她说肚子不舒服,我们就往前开到了个荒芜的山头让她拉,可她跑了!大半夜的,眼见我们追上了,她直接就往那山坡跳下去了。

我们假意离开,在上方守了半个多小时,没见什么动静,我们只好灰溜溜地走了!”

开口的是杨文,手指头上的银针扎得他说话都发颤,他实在受不了了。

别看那么小的一根银针,可都是往手指头上扎,那疼痛根本就不是“疼不疼”能够形容的。

杨鹏见杨文招了,自己也不咬牙坚持下去了:“各位大哥,我们也就是听安排运人,我们真的什么都没做啊!那女人真的是跑掉了!各位大哥就放过我们吧!”

从杨鹏杨文这儿得到消息自后,傅言连夜就让人去铜县那儿找人。

只是傅言带着杨鹏他们重新回到当初沈初跑的地方,亲自翻了几座山找人,却还是找不到沈初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