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什么东西一直被林若兮小心翼翼地护在怀中,只是光线昏暗,楠儿看不真切。

但随着林若兮笼在袖子间的一束火光骤然划破黑暗,虽然是稍纵即逝的亮光,楠儿便发现林若兮仔细呵护着的是一只莲灯。

河边,林若兮已拿着火折子将莲灯的灯芯点燃,然后将整一只莲灯都轻轻地放上河面。

她哭了一整天,滴水未进,如今俯身去放莲灯的动作都有些虚浮。

楠儿看得心惊胆战。

“赵烈,他们都猜你葬身于海难之中了,但我不相信,你没死对不对?你那么厉害,你怎么可能就这样死了?”林若兮呢喃着,两鸿泪从消瘦了许多的脸颊滑落,沾湿了衣裙。

“你身上还带着我为你求的平安符,神仙在上也一定会保佑你,但是……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!呜呜呜……”

夜晚的风吹过河面,将莲灯吹得越来越远,林若兮立即闭上眼、双手合十。

“佛祖在上,请求您保佑赵烈,一定要保佑他啊……”

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林若兮坐着都一副摇摇欲坠的模样,眼看着她向前一匐身,就要往前扑去!

“林……!”躲在不远处目睹这一切的楠儿被吓了一跳,作势就要冲上去,却不想步子还没落地,却被人捂住了嘴、锢住了手。

“嘘……”身后的人出了声,“不要出去。”

楠儿脑子一木,根本没多想,只以为是深夜遇见了歹人,抬手就拔下了发髻上的簪子朝身后人挥去。

可一抬头——

“阿朗!”

竟是日思夜想的人儿突然就出现在了自己面前。

“不然你以为是谁?”阿朗咧嘴一笑,“一听你出来了就赶来找你,你就是这样拿簪子迎接我的?”

暗巷里细细簌簌的动静并没能让林若兮注意到,只是就在刚才千钧一发之际,另有其人在她身后揪住了她的衣领。

原也以为自己今夜也要溺水成为孤魂野鬼的林若兮瞬间就是一激灵,整个人仿佛被打通了天灵盖一样,前所未有的清醒。

只是这深更半夜的……谁能来救她、揪她的衣领呢?

她怕得不敢回头,只是紧闭着双眸,颤颤巍巍地问,“你你你,你是谁?”

“……是我。”

赵烈的声音突然在她耳边响起,林若兮瞬间救不怕了,却一捂脸嚎啕大哭,“赵烈,赵烈,一定是菩萨显灵了,没想到这辈子还能听见你的声音,呜呜呜……”

某人:???

“可我不想老天这样显灵!你远在孽海,我却能在京都听见你的声音,是不是说明你真的死了,是你的鬼魂在说话?”林若兮越想,哭得就越是伤心,“我不要你说话了,我要你人平平安安的回来!”

赵烈的心情有些复杂,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,有些心疼,又……有些无语。

一时半刻都有点分不清眼前这位哭成泪人的姑娘是想他回来,还是不想他回来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